我是逗比的啊逗·逗

【凹凸世界/雷安】【不同世界的大冒险(上)】

 

放飞自我……

没有逻辑……

不要当真的看……

会有(下)的……吧?

求捉虫……

 

 

【part 1 .两只火柴的冒险】

 

“……火柴……?”

 

安迷修的惊呼打破宁静。

 

雷狮没有说话。

 

这是一个相当昏暗的长方体空间,空间的四壁布满扭曲的红色花纹。纤细的光线从它的一条棱处射进。借着光,雷狮看清了安迷修的脸——或者说声音和安迷修声音相同的火柴的脸——墨绿色的圆滚滚的火柴头,再往下看,是粗糙的未打磨精细的木棒制作的身体。

 

暗笑一声,目光顺着光线延伸到可以被照亮的最远处,雷狮隐隐约约看到高高低低错杂摆放的几堆火柴的轮廓。

 

呵,自己八成也变成了和安迷修一样的火柴,那么自己所处的长方体空间应该是火柴盒。这火柴盒蛮大的。雷狮思考着,习惯性地想摸摸下巴,这才发现他没有手。他开始回忆变成火柴前他做了什么,似乎是率领海盗团和安迷修打架。

 

安迷修正在尝试让自己的火柴身体动起来,忽然听到背后传来雷狮的声音,“喂,安迷修。你看到卡米尔没?”

 

“……!!!雷狮,你怎么会在这里!”安迷修先是一怔,然后开始努力地向后翻身。

 

“那就是没看见喽。”雷狮从安迷修话语和迷茫的反应里提取出自己想要的信息。他的视线移到黑暗中轮廓隐隐浮现的几堆火柴身上:卡米尔绝对不在那里,否则的话他不会不出声。

 

这么说,只有自己和安迷修变成了火柴?

 

安迷修费力地转身成功,开启了话唠模式,“雷狮,你……你怎么也变成了火柴?还带着头巾?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为什么我们都变成了火柴?还有,这里是哪里?你能连接上大赛的系统吗?你有没有……”

 

雷狮不耐烦地打断他,“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火柴会说话,嗯?”

 

“对诶,为什么……”安迷修开口后立刻反应过来,“等等,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重点是……”

 

雷狮继续打断,“很明显,我们以不正常的姿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现在的重点是在保护自身的前提下了解这里的具体情况,而不是听你问那些过过脑子就能知道我们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

 

安迷修边在心里吐槽雷狮绕口令水平大概甩了创世神五条街边回答道,“你……是要与我合作?”

 

“我只是希望你别拖我的后腿。”

 

“那你也得有腿啊。”安迷修看着雷狮的长条状身体半开玩笑地说道。

 

 

 

“你们……是新来的火柴吗?”

 

带着几分柔弱的话语响起,安迷修和雷狮心中一惊。

 

不是卡米尔的声音,也不是自己熟悉的人的声音,是暗处那些普通的火柴。它们都会说话?难道这里是童话世界?雷狮思考着,然后不紧不慢地发问,“你们看戏看了多久了?”

 

安迷修则边说话边将身体转回去,面向黑暗,“啊,对,对不起,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是最后……安迷修,这位是我的伙伴,雷狮。他不太会说话的,请你们谅解。”

 

“没关系。”柔弱的声音说,“我是这里的首领,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嗯……其实我想问……”安迷修边说边慢慢往前滚动。

 

“你给我停下来!”另一个尖锐而高昂的声音猛然响起,“不要动!停在那里!不要过来!”

 

安迷修一愣,停下身体。

 

柔弱的声音则是赶紧安抚尖锐的声音,“姐姐,不要怕。我感觉他们是好火柴。没事的。相信我,没事的。”然后它对安迷修说,“我的姐姐很怕不熟的火柴。所以,请你们不要再过来了。有什么问题,请在离我们较远的地方问吧。”

 

安迷修听闻此言,无奈地翻滚着回到雷狮身边。

 

 

这里是漆黑的纸匣子中唯一一片有光的地方。

 

安迷修身处微光之中,与美丽的火柴小姐(安迷修是这么认为的)进行富有营养的聊天,听得雷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尬聊持续了很久,雷狮觉得无趣,悠悠开口,打断两火柴的谈话,“你们一共有多少根火柴啊。”

 

沉默之后,柔和的声音回答:“十五根。”

 

雷狮敢打赌,它一定是随便报的数字。他自己可以见到的火柴就不止十五根好么。他接着说,“呦,还挺多。那你们为什么呆在那个黑暗的角落里不出来呢?”

 

柔和的声音立刻回答道,“我们害怕阳光,所以不得不呆在阴暗发霉的角落。”

 

“啧啧,”雷狮心说,这次答得这么快,怕不是早就想好了答案,就等我开口问呢,“看来你可真倒霉,每天带领一群怕阳光的队友,以及一个怕生人的姐姐。”

 

安迷修用自己的火柴棍使劲儿戳了戳雷狮,然后赶紧带着歉意补充道,“对不起,美丽的小姐,我的伙伴其实是想说,您每天一定过得很辛苦。他是在关心您。”真的是好违心的话……

 

“啊,不要紧的。”阴影之中的火柴轻轻地说。

 

 

一时无言。

 

安迷修和雷狮静静地躺在地上,看着火柴盒顶部垂下的光束里飞舞飘扬的灰尘。就像初冬降落的雪花一样,安迷修轻声说。咦,等等,这样的话,我岂不是在和雷狮欣赏一场美丽的雪景吗?安迷修不由得扭身去看雷狮。可惜,残念满满的墨绿色火柴头和迷之存在的头巾让诗兴大发的他瞬间出了戏。

 

“为什么你变成火柴还带能着头巾啊。”安迷修无奈地问。

 

雷狮笑了一声,“因为本大爷帅啊。”

 

安迷修觉得自己傻了:果然不应该问恶党任何问题,因为根本不可能从他那里得到正常的答案。

 

雷狮突然抬起身子,“你准备好了吗?”

 

“到了?这么快。”安迷修语气惊讶,身体的动作却是没停。两根火柴迅速滚到火柴盒有光的那条棱的最下面,紧紧地贴住纸壁。

 

如果火柴盒的使用者倾斜着拿起盒子打开它,那么这里,就是他的视线的盲区。

 

 

两人早在最初之时就发现了不对。

 

那个温柔的声音和尖锐的声音在配合,希望他们留在原地——有光的地方,也就是火柴盒的开口处。

 

为什么?肯定不是怕光怕生人这种很扯的理由。雷狮很快想到它们的动机:怕被别人用掉。

 

使用者打开盒子后,是会伸手拿放在中央的很显眼的火柴呢,还是会绕过这个火柴,去拿放在边边角角挤成一堆不好拿的火柴呢?

 

答案是显然的。

 

他询问它们的问题,都是在试探。

 

疑点太多了:它们怎么知道出去后会被用掉?面对新来的火柴它们怎么一点也不惊讶?自己和安迷修对话中多次使用“变成火柴”这样的词汇,为什么没有火柴询问?如果它们真的如柔弱的声音所说的怕光,那么这片有光的地方应该没有火柴停留,那它为什么没有被尘土覆盖?

 

这时安迷修低声说,“雷狮,我突然记起一个童话:邪恶的女巫把其他人变成火柴,每天燃掉一根的故事。据说她喜欢听变成火柴的人类被残忍杀死的惨叫声。”

 

“我还以为你这种正人君子是不会对他人起疑心的。”雷狮嘲讽。

 

“是不是那个童话,我现在还不确定。”安迷修无视了雷狮的嘲讽。

 

“出去再说,走一步看一步。”雷狮潇洒地一甩头巾。

 

 

火柴盒剧烈抖动。失重与超重的感觉交织后,盒子终于稳定,棱角上的光芒瞬间被放大,照亮盒中所有角落。

 

阴暗,不存在了。

 

安迷修终于看到了那些火柴,那些瑟缩在角落里发抖的火柴。它们之中的几根已经在刚才的抖动中滚到了火柴盒的中央。

 

光线暗淡下来,一根巨大的手指伸入火柴盒中,去拿落在中央的某根火柴。

 

“等等,等等,女巫大人,”那根火柴颤抖地发出声音,“那里还有两根火柴啊,用它们吧,别……”

 

古怪的笑声在空气中骤然响起,只听见手指的主人轻蔑地说,“你的胆子可真大啊,竟然敢对我指手画脚。”她捏起那根火柴,慢慢提到空中。笑容与皱纹遍布她的脸,她掐着嗓音,说,“怎么惩罚你好呢?”

 

“诶呀呀,突然记起来,你还有妻子和孩子吧?不如我把她们也变成火柴,让你们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死在一起怎么样?”

 

 

“我看见女巫的木法杖了,就在桌子对面。”

 

火柴盒外面的阴影里,安迷修对雷狮小声说。

 

这两根火柴借着女巫拿火柴时候的视线死角以及雷狮的头巾,成功地逃出了火柴盒。

 

“按照童话的内容,只要我们毁掉女巫的法杖,她就会失去法力。我们和所有被她变成火柴的人都会恢复原样的。”安迷修小声的说。

 

雷狮收起头巾,“我没有在法杖周围看到任何可以毁掉它的事物。”

 

“不,”安迷修说,“我们两个就可以毁掉它,法杖是木制的,我们……”

 

雷狮冷笑,“难道你让我牺牲我自己去点燃法杖?”

 

“雷狮,”安迷修认真地说,“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如果你不乐意,请让在下自己去,在下一定要把火柴盒中的人救出来。”

 

“去救那群,一,直,想,让,你,我,做,替,死,鬼,的,人?”雷狮毫不客气地小声嘲讽道,“还真有你的风范。我可没打算拦你,我要考虑考虑怎么让自己活下去。”

 

“不,不是这样。”安迷修为那群人辩解,“他们只是想活下去。真正需要被讨伐的,是邪恶的女巫。”

 

“白痴骑士,难道你不知道吗,罪恶的源泉在每个人心里啊。女巫只是恶的催化剂罢了。”

 

安迷修不再辩解,他轻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这样吧,我把自己点燃,你用头巾把我甩到法杖上吧。”

 

 

“喂呀呀,看我发现了什么,”女巫的古怪的嗓音充满着愉悦,她将脸靠近火柴盒:“这里还有两只商量逃跑的小可爱呢。”

 

“雷狮,快!”安迷修迅速做出反应,拼尽全力,以一个合适的角度撞向火柴盒的侧面。摩擦过后,含磷物质开始燃烧,在剧痛和火光中,安迷修努力地喊道,“把我丢到……”

 

 

烈火轻易地吞噬了他的全部意识,他在光明中支离破碎。

 

 

安迷修,你可真蠢啊。

 

直接把火柴甩过去,有九成几率火柴会直接熄灭,怎么能点燃法杖呢。

 

不过,还是谢谢你的牺牲。

 

 

雷狮快速用头巾卷起安迷修的身体,朝着某个方向扔去。

 

不是法杖,是火柴盒。

 

雷狮扔得很准,火柴盒里抱成堆的火柴全点燃了。盒子里顿时响起剧烈地惨叫,纸做的盒子升腾起迷人的火光。

 

“噢,天哪,该死该死,”女巫咒骂起来,“我迷人的小宝贝都被你弄坏了。”她丢下手中的火柴,转身去拿法杖。

 

头巾准确的接住下落的火柴,雷狮潇洒地旋转,在盒子上点燃它后将它甩到女巫头发上。

 

划过空中的快要熄灭的小火苗终于找到自己的乐土,蛋白质在高温中回归为无机物,灰烟盘旋着,上升着,将火星带往四处。女巫的头发就像花朵般的,带着妖艳的光芒绽放。

 

女巫没有来得及抓住法杖,抱着头惨叫,而这时,木制的桌子也开始燃烧。雷狮感受到灼烧的滚烫温度,他强忍着不适,用头巾拽住几根滚来滚去的火柴,将它们甩到女巫的身上、手上,以及一边的法杖上。

 

 

“你……你竟然要用我们的生命杀死那个女巫……”雷狮突然听到那个自称为火柴首领的声音,只是它不再温柔,而是充满恨意。

 

“你可真好意思说我。”雷狮回答道,“你的小心思,当我不知道么?”

 

雷狮为达目的向来不择手段。

 

更何况他从来没把这群火柴当过人来看待。

 

 

木制的法杖终于燃尽。

 

女巫的身体已经陷入火海。

 

雷狮在法杖烧毁的瞬间恢复人形,他看了一眼桌子,安迷修大概已经化成灰烬了。

 

元力还是无法调用,系统界面也调整不出来。

 

雷狮皱眉,迈步准备离开,突然感觉身体变得沉重,耳边传来女巫的怪笑:“哈哈哈啊哈,小东西,我,我死了,你也活不了的。我献上我的灵魂,祝你……”

 

雷狮用全力把桌子踢向女巫,她的惨笑变作惨叫,但还是将那句话喊完,“祝你……死亡愉快!”

 

灵魂魔法发动。

 

心脏瞬间被灵魂的利刃洞穿,雷狮晕眩着倒地。

 

“咳,咳咳,这次……玩脱了啊。”

 

他在痛苦中抬起头,看着火焰张开双手,送给他一个极致温暖的拥抱。

 

 

 

【part 2 .这次是两颗鸟蛋的大冒险了】

 

雷狮刚睁开眼睛就听到安迷修迷惑的声音。

 

“诶,我怎么在鸟巢里?”

 

雷狮的记忆还停留在扑面而来的火海上,他摇摇头,顺嘴回道,“安迷修你诈尸了?”

 

“!!!是雷狮?”

 

 “这么惊讶干嘛?”雷狮瞅瞅安迷修,“你的新造型可真不错。怎么,这里是天堂还是什么地方?”

 

“新造型?什么新造……等等,雷狮你怎么变成了一颗蛋?为什么你头上还扎着头巾啊!”

 

“你没发现自己也是颗蛋吗?”

 

“诶?我怎么变成一颗蛋了?我记得我是火柴的啊。”

 

雷狮心很累,不想理他。

 

 

两人,不,是两蛋终于把思路理清了。

 

“这么说,我们在那个世界死后,就来到这里变成了两颗鸟蛋。”安迷修说,“那我们在这个世界里死去,会不会……”

 

 “好像有人在针对我们俩。”雷狮慢悠悠开口,“现在本大爷的心情相当不爽。”

 

“活下来不是挺好的吗?”安迷修说。

 

雷狮简直郁闷了,“你有在听本大爷的话吗?果然,跟你绑定才是最让我不爽的。”

 

“我要是双剑在手,早就把你这恶党讨伐了。”安迷修声音里带着冷意.

 

“切,本大爷的锤子要是能被招出来,你就完了。”雷狮不客气地回答道。

 

两蛋沉默了一会儿,安迷修打破了寂静,“暂时还是合作吧。有什么架回去再打。对了,你救出那些被女巫变成火柴的人了吧?”

 

“噢,他们啊,跟我一样,都被火烧死了。”

 

安迷修不再言语。

 

 

安迷修又一次先雷狮死去。

 

一只鸟去救一个被劫匪绑架的小姑娘,真是自不量力。雷狮站在一旁的树上,边看戏边啧啧感叹。

 

真不愧是白痴骑士。

 

当然雷狮最后还是给小姑娘的家人报了个信儿,顺便把劫匪家的谷仓一扫而空。

 

 

雷狮鸟没有寿终正寝。他卒于感冒。

 

死之前,他留下了这样的豪言壮语:

 

呵呵。

 

 

一片光芒后,雷狮再次睁开眼睛。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