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逗比的啊逗·逗

【凹凸学院的你和他】

这篇主要是写维德和安特的。

全篇流水账!全篇流水账!全篇流水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肯定有ooc。

肯定会放飞自我!

我知道这篇文章贼无聊←_←不过我就是要写糖←_←

·

·

·

·

早上听说好几个地方地震了(⋟﹏⋞)……
……希望没人出事……

.

.

.

.

6:30,维德一边摁掉闹钟一边从床上爬起来,充满困意地揉完眼睛,呆坐十秒钟,慢吞吞地穿衣捏着闹钟下床,环视寝室。

.

下铺的安特穿着浅绿色睡衣抱着等身抱枕,把头深深扎进枕头里。他的被子的绝大部分都在地上飘着,只有一点点挂在腿上。他的校服同样遭了秧,迷的落在寝室中央。维德见状闭目扶额皱眉叹气,无奈地捡起可怜的校服,走到安特床前把人晃醒,“喂,起床。”

.

然后维德转身。对面上铺的好学生黑哥……不,是银爵早就去了教室,下铺是神近耀。

.

维德准确地把闹钟砸在睡姿狂放不羁的耀哥的肚子上。神近耀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嘶——维德,太爽了!要不明天我叫你起床?”

.

“你能起得来?”维德和安特同时开口。

.

.

.

6:35,三人拿上洗漱用品,全速冲向公共洗手间。洗脸刷牙完成,维德把一瓶发胶浇在头上,双手齐下,左右开弓,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只见他柔顺的头发在灵巧的手指间跳舞,渐渐合为几束,不安分地冲天而起。几股头发排布得错落有致,精巧绝伦,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杜牧《阿房宫赋》里形容房子那句“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

6:40,维德整完刘海儿,捏完边角,满意地打量自己棱角分明的头发,点点头后回到寝室。安特递来昨晚收拾好的书包,“维德,神近耀先去买早点了。”他顺手拍拍自己后脑勺,笑得贼开心,“这次我可没忘记叫他买大麦茶和pizza!嘿嘿~”

.

维德假装咳嗽一声,接过书包说,“快走吧,要迟到了。”

.

“诶?现在还不到六点四十五啊,急什么?况且寝室到教室只有两步路,跳着都能到啦!”

.

“再不走,我就把你锁在里面。”

.

“等等,等等我,我书包还没背呢!对了维德,你是不是感冒了?耳朵怎么红了?”

.

“……闭嘴!”

.

.

.

.

6:50,安特和维德并肩走进教室。神近耀贼笑着递给两人早餐,转身一溜烟儿就跑了。安特翻着早餐盒,眼睛闪亮,欢呼道,“哇!夹着大包菜的汉堡!”

.

“嗯……”维德打量着早餐,“总觉得这个东西有问题,安特,你先别吃……好吧,你已经吃了……”

.

“维,维德,水!”安特脸都红了,“好,好好好辣啊!!!”

.

维德赶紧掏水杯解救安特,然后抄起扫帚和拖布追杀神近耀。

.

一旁的雷德托腮感叹道,“双棍的维德,没毛病。”

.

.

.

.

7:00,早自习,班里睡倒一片。

.

“秦将王翦破赵,虏赵王,尽收其地……算了读英语……I am a student from high school. I am not……算了读凹凸文吧……算了,睡觉吧。哈欠——”一直坚持读课文的莱森终于瘫在课桌上。至此,班里还睁着眼睛的人不足十五个。

.

奋笔疾书的维德抬眼扫了东倒西歪的全班一眼,内心有一点小骄傲。他扭头看见安特趴在课本上,枕着围巾,头上的触角有规律地抖动。

.

“莱森你睡觉为什么还抖腿啊!”维德咬牙小声说,顺便拿笔狠戳罪魁祸首。

.

你可别把安特吵醒了。

.

.

.

.

8:25,第二节课。

.

隔壁班三个同学打架打疯了,在物理老师写下F=ma的时候破墙而入。都不用老师动手,年级第一嘉德罗斯一棒就把三个人打飞,“吵死了,你们这群打扰别人睡觉的渣渣!”

.

老师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刚刚在睡觉是吧?”

.

“不是我,”嘉德罗斯机智地果断指向雷狮,“是他。”

.

“嘉德罗斯,你可真是热爱同班同学啊!”雷狮感叹,然后指向他的同桌,“其实也不是我,是安迷修。”

.

“……”老师扶着眼镜,看着张嘴欲言的安迷修,“解释就是掩饰,睡觉的都去教室后面罚站!”

.

被冤枉的安迷修郁闷地跟着七八个人到后面站着。

.

安特则偷偷松了一口气——幸亏维德一直小声叫他,要不然就要到后面去罚站了。

.

顺便,下课的即兴表演是安迷修追雷狮,雷狮怼嘉德罗斯。这三个人从墙上的破洞打到隔壁班,然后把隔壁的隔壁班的墙拆了。

.

.

.

.

12:35,去食堂吃午饭。安特在神近耀的米饭上倒醋,神近耀眼含泪水的吃下了这黑中透白的佳肴。

.

维德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在神近耀转身时在他的汤里加了两勺盐。

.

让你给安特吃辣的【微笑】。

.

.

.

.

15:00,下午第二节课,丹尼尔老师的语文课。

.

别人班的语文课是放松大脑、补作业看漫画的良课,他们班的语文课是生死逃杀。

.

你想想,连嘉德罗斯都不敢睡觉,雷狮都不敢逃课,莱森都不敢废话的课,该有多么恐怖。

.

另外丹尼尔老师的作业也是诡异到极点,什么30000字接龙式作文,什么“看着星星糖写出一篇必须引用三句《红楼梦》里诗词的议论文”,什么“如果你和外星人见面了,外星人要借你的语文书你该怎么委婉的拒绝”……

.

所以,今天的作业——写一篇800字童话,是多么正常啊!

.

.

.

.

20:00,晚自习。

.

安特认真的写着数学作业,他咬着笔,歪着头,然后在草稿纸上画出四面体,又在上面画了一个圆,列下公式。

.

“不对诶……”安特对完答案,皱着眉,对照着数学书上的例题开始新一轮的冥思苦想。

.

怎么会不对呢?

.

最后他伸手拽了维德的袖子。

.

维德拿起他的草稿纸就笑了,“啧,是四面体的外接球,不是内接球。”

.

“嘿嘿……”安特不好意思地咧咧嘴。

.

两个人对视一眼,转头干自己的的事。

.

维德背后,神近耀在心里嘀咕,“为什么感觉这个时候应该有背景音乐和红心出现呢……”

.

.

.

.

21:00,维德开始写语文作文。

.

嗯……第一段先来个景物描写吧……夏日已至,阳光从云上轻巧地落到叶子上,将浅浅的阴影、带着花香的风与树林紧紧相连。维德托着下巴,边写边想:夏天啊……
我与你的相遇,也是在夏天吧……

.

还记得那是七月的一个下午,他走进凹凸学院的大门报名。浏览过那些很长的学校简介,他在入学登记表里写下自己的名字。

.

无聊的在学校里闲逛了很久,他站在树下准备打个电话。

.

突然间他的腰被人抱住,然后那个人赶紧放手,惊慌失措地说,“对,对不起,我以为你是一棵树……”

.

喂喂,我和树的差别很大吧!

.

维德郁闷地转身,看向身后的那个人。

.

那个矮小的、可爱的家伙。

.

即是初见。

.

.

决定了,维德眼睛一亮,这次的作文,就写一个孤独的、略带傲气的小男孩和一只天真的、喜欢抱树的虫子的故事吧。

.

.

.

.

12:00,寝室熄灯。

.

“哈哈,银爵不见了!”神近耀用调侃的语气说,然后他就被黑暗中某看不清的神秘物体一拳打上了床。

.

安特扒着床沿说,“维德,明天叫我起床啊。”

.

“啧,不用你说。”

.

【THE END】

.

.
说到大包菜……我们那里叫圆白菜……←_←……

评论(8)

热度(45)